58: 全球化退潮中的移民时代
0:00 -:--
Speed
++++++
2018 年 1 月 6 日,《选·美》联合创始人游天龙在纽约文化沙龙举行了题为「全球化退潮中的移民时代」的讲座。经纽约文化沙龙授权,本期我们将讲座录音呈现给大家。在 1 小时 13 分处发生了录音故障,有几秒间断,请大家理解。 以下是游天龙为这次讲座准备的介绍文章: 纽约,文化,沙龙。 六个字,三个词,都是「移民」。 纽约自不必说,我们这栋楼 David & Samuel Rose Building 的命名人 David Rose 和 Samuel Rose 就是两个出生在耶路撒冷的犹太移民,19 世纪末随父母移民到纽约,在这里兴旺发达终成曼哈顿地产业五大家族之一,是活生生的「美国梦」代言人。注意,这五大家族里面没有姓川的。 「文化」也和「移民」息息相关。移民们将自己各自的文化带到他们的目的地,他们的文化和当地的文化交融、互动、碰撞、冲击、乃至厮杀,最终形成了新的文化,可以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不被「移民」重塑的「文化」。甚至我们现在用的「文化」这个词都是日本的「和汉词」,是汉文化流传到日本被明治日本人借用来翻译西方文化中新词汇的独特产物。 而「沙龙」就是 salon 的音译。这种以增进交流、愉悦自身为目的的聚会本身就有着独特的「移民史」:始于意大利城邦、随文艺复兴和美蒂奇家族进入法国宫廷、借助法国文化的强势地位传播到欧美各地。 可以说,没有人类的迁徙和移动,纽约无法诞生、文化无法繁荣、沙龙无法流行,我们也就没有缘分今天齐聚一堂。 不夸张的说,人类文明的历史就是一部移民史。我们的祖先走出非洲,足迹踏遍五大洲七大洋,将文明的火种洒遍这颗蓝色的星球。可以说「移民」才是人类的常态,任何人都不应当对「流动」心怀畏惧。但和过去不同的是,我们正处于一个全球移民的新时代,地球人的流动性之大、流动率之快、流动距离之远,都达到了人类历史的最高水平。我们时刻都在流动,我们每一个人都是移民。 但是移民也成为省市、国家、地区乃至全球性的问题:从北上广限制外来人口的软硬政策,到日本韩国台湾中国的人口老龄化少子化危机,到涌入欧洲动摇欧盟体制的叙利亚难民危机,到高举反移民政策问鼎白宫的特朗普,到弥漫在世界各地大大小小的恐怖袭击……无一不体现着这个全球移民时代的巨大张力和冲击力。可以说,如何正确的认识和管理移民已经是摆在所有人面前的一个时代问题。…